<ins id="lxb9d"><noframes id="lxb9d"><ins id="lxb9d"></ins>
<ins id="lxb9d"></ins>
<ins id="lxb9d"></ins>
<ins id="lxb9d"></ins>
<cite id="lxb9d"><noframes id="lxb9d">
<var id="lxb9d"></var>
<ins id="lxb9d"></ins>
 
Pro-environment Technology(Shanghai)Co.,Ltd.
博將環保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021-31007693
歡迎光臨 博將環??萍迹ㄉ虾#┯邢薰?/span> 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算一算公路上流動的“治霾賬”
來源: | 作者:pro784c13 | 發布時間: 614天前 | 115 次瀏覽 | 分享到:
占比僅為10.2%,顆粒物排放(PM)卻達排放總量的99%以上,這組來自環保部對2016年重型柴油車情況的統計表明,重型柴油車已然成為PM2.5主要來源。
活躍在京津冀周邊的大型柴油車,污染物排放量驚人,相當于每天有“一億輛小汽車”跑來跑去!環保部原部長、北京市委副書記、代市長陳吉寧曾如此評價。

大車穿城,對正在進行的京津冀秋冬季大氣污染攻堅戰提出嚴峻考驗。京津冀公路上的“治霾賬”究竟該怎么算?記者近日進行了現場走訪調查。

“轟……”車身中下部的排氣管瞬時黑煙四起,焦中帶酸的刺鼻氣味撲面而來,排氣口對著的地面被熏得焦黑。兩分鐘前還在極力辯解的貨車司機,頓時啞口無言。

10月27日晚8點,北京市京港澳高速興禮公安檢查站(以下簡稱“興禮站”)內,房山區環保執法員劉亞森攔下一輛冀牌照違章重型柴油車。檢查中,司機兩次未按要求踩實油門,劉亞森一把跨上近2米高的駕駛室,用力踩下油門踏板,黑煙噴涌而出。經取證后,該車被予以罰款,并勸其原路返回。

這是一次例行尾氣檢測。當日,北京正處空氣污染黃色預警狀態。記者粗略估算,短短1個小時內,70余輛柴油車經此卡口進京,其中4輛存在尾氣超標。而在執法12小時中,劉亞森共檢查了900多輛大車。

▍保有量低

污染物排放量卻超九成

“作為最重要的進京口之一,興禮站日均檢查重型柴油車超過萬輛,尾氣不合格的約占8%?!狈可絽^機動車排放管理站副站長張進雄稱。而此數量,約占日均進京及過境柴油車的十分之一。


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告訴記者,外地過境及進京柴油車日均達10萬至12萬輛,雖然多數自稱為國三以上綠標車,但實際調查發現,仍存在不少國二以下黃標車?!耙惠v國三重型柴油車的顆粒物排放量,相當于200多輛國四小轎車排放總量,氮氧化物排放相當于100輛左右國四小轎車排放量。對于排放不達標或更早階段的柴油車,這個倍數更高?!?/span>

而在北京本地,重型柴油車保有量已達25萬輛,盡管不到機動車總量的5%,所排放的碳氧化合物、氮氧化物、顆粒物,卻分別占到機動車排放總量的15%、69%及90%以上。

河北有著類似情況。據河北省環保廳大氣環境管理處相關負責人介紹,河北柴油車數量約占全省機動車保有量的10.7%,其排放的氮氧化物卻達總排放量的6成以上,顆粒物排放甚至占到100%。因地處晉煤東運通道,僅石家莊一地,每天便有近5萬輛重型柴油車經過。

這樣的例子并不鮮見。在天津港,每年公路運輸到港煤炭近6000萬噸,過境運煤車輛近200萬輛次——這個“北方第一港”,現已停止接收公路運煤。記者了解到,停運前的2016年,天津港一半以上煤炭經公路運輸,相當于110萬輛六軸卡車的運量。

▍標準提高  

但面臨上路超標車處罰難

重重壓力之下,環保執法愈發嚴格卻也有不易。21時許,一輛京Q牌照柴油車被攔下,車主十分不解:“昨天剛換的合格發動機,出發前新加的油,到底哪里不合格?”

劉亞森足足解釋了20分鐘:“超標原因有兩種可能,一是噴油嘴過大,導致柴油燃燒不完全而產生積碳,建議將其調??;二是油品質量問題,切忌圖便宜而去小作坊、私人廠房,應選擇正規加油站?!?最終,車主依規繳納罰金并承認錯誤。

而對油品質量,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郭焦鋒也關注許久。

“9月底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按要求禁售普通柴油,全部供應符合國六標準的車用汽柴油??雌饋砀迎h保,其實不然?!惫逛h表示,因利益驅動、環節復雜、流通面廣,不同等級標準的油品同時存在,價差也較大,低標柴油仍充斥市場。去年在京津冀及魯豫五地,國四前及非標柴油的消費量達2200萬噸,進口、生產加工、批發零售等環節均存在違規。而柴油車的生產、行駛、加油、環保等環節,分別由工信、交通、質檢、環保等部門監管,“九龍治車”、各管一段,很難形成合力。

部分司機甚至心存僥幸。一位晉籍司機曾私下告訴記者,相比運輸利潤,200-3000元的環保處罰略顯“微不足道”?!耙卉囏浀某杀緮[在那,即使被勸返,也少有司機真的執行。大的卡口不能走,就從小路過,畢竟有很多進京入口可選?!?/span>

對此,彭應登坦言:“上路超標車的處罰難,的確是柴油車屢禁不止的主因之一?!币员本槔?,除為當地運送物資的貨車外,還有半數以上過境車輛。因各地在用車標準、監管處罰等方面存在差異,對于外地違法車輛難以按程序執行監管,嚴重影響執法效率。 

▍源頭做起 

聯合治理流動性環境問題

“重型柴油車整治,是當前大氣污染治理中一塊‘硬骨頭’。首先還需摸清其污染狀況、車輛來源和用途及各城市實際情況?!迸響沁M一步指出,特別是北京地區,對內,需在統籌新車標準和油品標準逐步提高并保證有效實施的基礎上,通過嚴格監管和引導本市重型柴油車向電動化和低排放化方向發展;對外,通過大外環建設和貨運場站外遷,減少外地過境和進京柴油車的數量及在京使用強度。

而在郭焦鋒看來,治理還需從源頭做起:

一方面,全面加強市場監管,通過聯動執法,堅決取締低標柴油車以及國四前柴油和非標柴油供應鏈;

另一方面,可開展貨運清潔化工程,針對整車制定排放標準,在2019年前合并普通柴油和車用柴油標準,統一實施國六標準。

“京津冀位置緊鄰,環境問題的跨域性和流動性,決定其生態環境是一個整體,需要跨區域治理。區域內要加強成品油生產和流通領域監管,協同推進柴油車排放標準和成品油質量升級。公安、質檢、環保、工商等部門形成聯動,共同治理?!惫逛h稱。

聯動執法機制,部分地區目前已有嘗試。9月18日,北京市環保局聯合交管部門展開“一控兩防”貨運車輛專項整治,重點部署域內12條省級高速、5條市內高速及9條重點國道,并首次嘗試“公安處罰、環保取證”模式。河北省實現了遙感監測設備國家和省市三級聯網,覆蓋高排放車輛通行主要道口,可通過遙測、入戶抽查等方式對煤炭路運等重點行業展開重點監測。

“明顯好轉!”劉亞森清楚記得,兩年前初到執法崗位時,每日檢查在2000輛次以上,每10輛重型柴油車至少有4-6輛排放超標;如今每日檢查約800-1000輛車,10輛車中僅1-2輛不合格。

記者了解到, 9月21日起,管控繼續加碼。外埠國三柴油貨車全天禁止在六環路上及以內道路通行,約0.96萬輛國三柴油貨車繞行北京,每日將再減主要污染物排放11噸左右?!笆濉逼陂g,北京市將力爭檢查重型柴油車84萬輛次。

上海原油期货配资业务
<ins id="lxb9d"><noframes id="lxb9d"><ins id="lxb9d"></ins>
<ins id="lxb9d"></ins>
<ins id="lxb9d"></ins>
<ins id="lxb9d"></ins>
<cite id="lxb9d"><noframes id="lxb9d">
<var id="lxb9d"></var>
<ins id="lxb9d"></ins>